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andsomedevil军事涂鸦板

有所长必有所长,有所长必有所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祖籍交州、生于冀州的幽州人

网易考拉推荐

两个小故事  

2014-10-21 17:24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为了世界杯一起熬夜的兄弟,这周,我们都是梁一】

   

人岁数大了,就开始怀旧。最近,重温了1982年古龙的《那一剑的风情》、1993年李春波的《小芳》和1994年《夜访吸血鬼》,然后却开始做梦,梦见在天涯尽头,一片小平原上的满地芳草,突然茁壮成长,变成了植物大战僵尸里的食人花。一觉醒来,冷汗连连,梦还不要瞎做的好。

半明半昧之际,想起了俩小故事,于是将它们涂鸦一般抄了下来,权当清醒之用。

 

第一个故事,发生在1910年。那一年,兆铭(男)27岁、璧君(女)19岁。他们和一票热血的革命青年,想在京城干一件大事——刺杀王爷。兆铭是实施者,但他毫不畏惧。璧君是个富二代,却不是白富美,和兆铭相比算是十足的丑女。看着帅哥兆铭慷慨赴死,她一颗心如小鹿乱撞,总想做点什么。她决定发挥自己的优势。

刺杀前一天,璧君找到兆铭,说:“你这一去恐怕回不来了,我没什么可以给你的。知道你以前嫖过娼,但我是个处女,我愿意陪你一夜。”于是,兆铭便夺走了璧君的初夜。

后来,刺杀因为一泡尿失败了,兆铭进了清朝的大狱,在狱中写下:“慷慨歌燕市,从容作楚囚;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”的诗句(全诗见附录),一下子名震全国。

后来,兆铭和璧君结婚,成为享誉海内的“革命伉俪”,一时风光无两。

后来,兆铭成了国务委员、政治委员会主席,璧君也成了巾帼豪杰。

忘了说了,兆铭姓汪,笔名“精卫”;璧君姓陈。

再后来,他们一起投降日本人,成为汉奸,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有俩年轻人,丫们年轻时高喊革命,并不意味着以后不向鬼子屈膝。

 

第二个故事,发生在“康乾盛世”,作家刀儿登在《中国好人》里写过这事。

话说康熙初年,玄烨大帝痛感满人“马上得天下”“厚质少文”,玩不转汉人那一套。正在焦急之时,汉人道学家熊赐履进献“朱子之学”,将朱熹的一套七荤八素,砌进了满清的理论大厦。于是,龙颜大悦,熊赐履一路高升,位列武英殿大学士。熊赐履自己也算是数得上的清官,咬文嚼字之外,基本上不给皇上和百姓添麻烦。天子爱屋及乌,从康熙前期开始,清朝道学家的日子,都过得不错。

可惜,熊赐履也不是铁板一块,本来不错的局面,一不留神就被毁了。康熙十五年,老熊代圣上拟批圣旨,不知是连日劳累,还是老眼昏花,把陕西来的一个题本批错了。熊赐履到家之后,才明白过来,估计急了一夜没睡。第二天,他起个大早,五更时分便赶到内阁,支开中书,把自己批错的草签(估计是签名)嚼了咽到肚子里,然后把剩下的签票,塞到另一位大学士杜立德(不是怪医杜立德,人家真叫杜立德)签过的题本中。

老熊这样做也不是故意栽赃,因为杜立德时常犯迷糊,经常批错,皇上也见怪不怪。过了一会儿,杜大学士来上班,熊赐履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,主动上前搭讪,说“老杜您又批错了”。本以为杜老会一拍脑袋“哎呀”一声,这事就算风过无痕了。没想到今天杜老爷子非常清醒,仔细看完批文,坚称昨天根本就没批过这一本。

老熊立马凌乱了,心说你不是老天派下来玩我的吧,嘴上还慢条斯理,一口咬定就是老杜干的,理由是只有你以前批错。这回杜大人也急了,凭什么我以前错这次还错,没准是你错了。这一下正中熊赐履心口。俩个老头加重臣,在办公室犯了倔脾气,大打口水仗,同僚也上来劝架,文件也没法批了。这自然把皇上引来了,等了半天奏章呢?怎么还没递上来。

皇上一到,老熊安心了。毕竟杜老师在皇帝那“榜上有名”,没准几句话就囫囵过去。没想到杜立德铁嘴钢牙,一句“冤枉”不松口,把皇上脾气也挑起来了,当场口谕彻查。一查就发现,那条签票被裁过,短了一截。这会,突然冒出一个值班小太监,说自己昨天值班太晚,就在办公室睡了,今天一大早就看见熊大人过来翻本子,在票签上涂涂画画。一下子乾坤倒转,熊赐履满腹经纶,换不了嘴上一个词。于是龙颜大怒,态度有问题,革职不察办,告老回家吧。

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在满人的天下,只要被皇上定义为“奴才”,就算你是汉人大学士、两袖清风、填补了国家理论空白,什么时候把陛下惹得毛了,也会照样被一刀切。

 

  涂鸦之后,又觉得困,睡个回笼觉吧。权当忘记涂过什么。

 

【附:汪精卫《被逮口占四绝》 

衔石成痴绝,沧波万里愁。孤飞终不倦,羞逐海鸥浮。姹紫嫣红色,从知渲染难。 他时好花发,认取血痕斑。 慷慨歌燕市,从容作楚囚。引刀成一快,不负少年头。留得心魂在,残躯付劫灰。青磷光不灭,夜夜照燕台。】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